王杰希-V

全职全员粉,真爱王爸爸。
接受all张(新杰),all喻(除张喻),all周(除喻周张周)不吃王受韩受叶受(除韩叶王叶),此外杂食。
主王喻韩张,副黄喻魏喻。
欢迎勾搭。

难辞其咎:

噗,也没错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随意)

出票

鱼不喻:

买错票了,原价出妖都0805—06yaca门票一张QAQ
如果你爽快的话我还能再给你降降价!!!!!对只要你肯要这张票我都能给你降价!!!!!
真的,求你们带走它吧,支持微信支付x
要是出不去的话我开学就没饭吃了啊!!!!!!!QAQAQAQAQAQAQ救救这个傻孩子!!!!!

预警

对我要搞事了。
终于要写柔爷性转了【鼓掌】
大概是个架空西幻文,中长篇吧,先发个大纲/半大纲看看,毕竟真的好好写我是没时间的【顶锅盖跑】
cp掉落比较私心,先列出来避雷。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王喻

韩张

楚苏

双花

目前就这这四个,可能以后会加一到两个。其他没列出来的要么cp戏份太轻不好意思蹭tag,要么cp感不重偏友情向。
强调,cp除了这四个,其他自由心证。

还有就是cp意味不重不代表人物不重要,cp感明显不代表人物戏份就会多。通俗一点就是single dog也有人权,恩爱狗不一定戏份重。

再三说明,【唐柔性转】避雷。

                            【唐柔性转】避雷
                            【唐柔性转】避雷
                            【唐柔性转】避雷

为了避免混淆人物,性转后不改名字。

我流自爽文,只能保证he
我爽就好不接受撕逼,有意见直接评论或私信,我会尽力改,但不要含糊的说“你这不太好”“有点不对”之类,请尽量具体一些,谢谢!

先就这样。

秩序中立吧

秦淮岭南:

秩序中立,混乱善良,嗯!

羽蓝—懒期中:

我?我应该是混沌中立和秩序中立吧。你们觉得呢∠( ᐛ 」∠)_

辞旧——懒癌:

快说,我是不是秩序善良(骄傲叉腰大笑)

(够了你个不要脸的蠢货)

_(:з」∠)_

w涵落w:

我是绝对中立和中立邪恶吧_(:з」∠)_每天求自己填坑,每天都填不上

梧桐之殇——废木一根:

在秩序善良与秩序中立之间来回摆动……

以及我说了是糖那绝对是糖!说刀的都是你们的错觉明明我辣——————么甜!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连个门都进不去的国家队还没完留着过年吗

正文懒得写
ooc短小,私设如山
副本是我瞎扯的
国家队全员向,cp只有王喻,(这一对当友情向看也勉强ok)其他都是友情向
————————————
        “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最新一期的《走进荣耀》节目,我是主持人喻文州。”摄像头没开,画面里漆黑一片,先传出了喻文州的声音。然后是一阵悉悉索索伴着黄少天的唧唧喳喳,画面突然高亮,弹幕一片“老夫的24k纯钛合金狗眼啊啊啊啊”。

        然而王叶肖喻四人的几声“抱歉”很快就博得了观众们的原谅。叶修掐了抽不惯的洋烟笑笑,“大家都知道,咱们国家队就要出征了嘛。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所以我们国家队的装备显然也要跟上国际的脚步先对不对?”

        王杰希松开一直握着鼠标的手随意捏了捏拳点点头,接下叶修的话头:“所以,我们国家队全员上阵刷材料了。”不得不说我们王爸爸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讲话居然自带BGM——只不过这BGM是黄少天的叨逼叨罢了。

        “我去老叶你居然还会古人云?哎呀真是不可小觑的初中学历啊本剑圣好怕啊你怎么这么有文化。说起来你们兴欣真占便宜,一下来了仨装备老赚了,不行下赛季我得跟联盟申报一下不能让你们破坏规则影响比赛秩序,世邀赛期间就先算了,毕竟是为国争光嘛。”黄少天废话一堆,其实还是蛮有技术的,先指出兴欣的情况再卖个乖,彻底把自己摆在道德制高点上,连带着弹幕里也有人开始讨论这问题了。

        “啧不是,你别偷换概念啊,兴欣来了三个人不代表就有三张卡啊?别忘了我是领队,非特殊情况不上场,君莫笑没带来,只有两张卡。霸图蓝雨轮回,不都是两张吗。”叶修难得摆出副领导相,一本正经的和黄少天理论了起来。

        眼见这俩你一句我一段地吵了起来,张新杰无比熟练且正经地劝架:“请前辈和黄少不要吵起来,这个问题我们上星期已经在国家队会议上讨论并解决了,有什么不满的话请提出,我们可以重新商讨一次。”

        这么一说两人反倒尴尬了一下,一旁的楚苏二人终于憋不住笑了,喻文州口气有些无奈:“新杰你不用这么正经,他俩只是习惯性地拌个嘴而已。”旁边的张佳乐、李轩和方锐咬着西瓜瘫在椅子上口齿不清地附和喻文州。

        最后拯救话题的还是王杰希肖时钦两个正经人。

        废话了老久,众人终于是登进了游戏,直奔副本而去。

        “不打野图boss吗?怎么跑副本里来?”孙翔有些摸不着头脑。

        “现在各家公会都团结的很,不勾心斗角了boss推的很快,我们参战连锦上添花都不算。”叶修耐心解释,孙翔也很快反应过来,迷之乖巧地“哦”了一声,显然兴致缺缺。

         叶修很有带孩子的经验,毕竟唐柔有时也会因为没pvp打显出这样的状态,连忙话锋一转:“别小看它。这个副本被誉为‘神之领域的巅峰’,至今没有那家公会不是好几个职业选手带着过的,难度高所以材料好得和野图有一拼,那些公会没精力替我们刷才拜托我们。我们14个人刷三十人本,对副本特点也不算熟悉,不会太好过。”

        这话让孙翔唐昊两个小年轻一听,简直眼放绿光,迫不及待地催起了叶修。

        偏偏王杰希这时插了句嘴:“不好意思,我要先回一趟中草堂,武器落下了。你们在副本门口等我一下。”

        然后他终于体验到了叶修被集火的感受。大家多多少少都被叶修的话激了起来,七嘴八舌地数落王杰希,连叶修自己都凑热闹来了两句。只有喻文州还算有队友爱,敲了个“^_^”的表情加句“快去快回”就没了。

       王杰希真心实意的感动了一下,道了句谢。

       然后他就后悔了。

       中草堂有点远,来回一趟要了小半个钟头,回来的时候众人难免又一顿牢骚。但发完牢骚也就没什么了,组上团就打算进本。

        然后他们发现进不去。黄少天最先“靠”了一声,扭头质问王杰希:“王大眼你到底搞什么?动作快点啊我们组上团了你不进来我们进不去啊!”

        王杰希很无奈的用扫帚指喻文州的小术士,“你让你们家队长让开。”

        黄少天无语地看着卡在副本门口的角色,“队长。”

        结果喻文州连黄少天难得简练的话都不听,视角继续盯着王杰希,“想进来?求我啊?”

        李轩反应最快,直接“噗”一声笑了出来,很上道地拨了一下摄像头,正好捕捉到王杰希一脸似笑非笑看向喻文州的表情。

        喻文州自己说完都觉得这话不对劲,尴尬地咳了一声,刚想说什么圆下场,一句“王队别当真”就被王杰希堵在喉间,“求你了,让我进去吧。”

        这下连张新杰都绷不住了,噙着笑意别过头假装扶眼镜。弹幕一片“yoooooooooooooooo”刷屏。

        偏偏黄少天坑队长技术也是职业级的,假装不小心碰到似的拨了拨摄像头,喻文州脸红到耳根死命操作术士的样子不知被多少人截了屏。

        这个“不知多少人”当然包括除了喻文州的国家队13人。

        “好了别闹了,快让我进去。”始作俑者·王故作正经地清清嗓子转移话题。

         结果喻文州回答得颇为崩溃:“不是我不想让啊……我卡bug了。”

         张佳乐完美补刀:“不用找借口嘛,第一次都是很痛的,你就让王大眼进去呗。多来几次就习惯了。”

         换来了全体队员丧心病狂的笑声。

         天晓得这帮子人最后副本打了多久。











所以说乐乐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我的妈普朗克好gay啊这长相,和历史书上长的完全不一样x
顺说,我觉得肖队就是这感觉吧。

冯玉帝说仙界全是基佬,他要和救心丸私奔

王喻only
仙界paro
ooc且短小
本章主要在埋明目张胆的伏笔,王喻戏份不多,下章正式上线
黄少天这么ooc都是CH3CH2OH的错
————————————
【序】

今年过了上仙考核的有两个人。冯玉帝翻了翻名册看到
终于不是空着的“上仙预备”一栏,心中充满了喜悦。

终于可以多俩管事儿的了。他念叨了两遍未来下属的名
字,抬抬手招呼肖时钦,“小肖你过来下。”

然后下一秒他眼前就多了一张挂着熊猫牌黑眼圈的脸,吓得他一边伸手摸药瓶一边感叹好好的后生被工作逼成什么样子了,更坚定了招人的决心,“小肖啊,这两个人的考核表现怎么样啊?”

肖时钦盯着名册上的六个字仔细回忆了一下,很诚实地开口点燃了玉帝的热情。“表现都很好,那个叫王杰希的实力和我不相上下,那个叫喻文州的很有战术头脑,”他顿了一下,努力转动自己累僵了的脑子,“重要的是,他们都还有成长空间。”

冯老赞许地点点头,“所以小肖,你看把这两个人拉上来分担一下工作好不好。”

用的陈述句,根本没打算商量吧。肖时钦腹诽,继续诚实地给玉帝的热情泼了盆冰:“可是,他俩还没完成全部考核呢。”

结果泼了冰的玉帝反而炸了。“什么?他们还差什么没过?不重要的项目放放水也是可以的啊?”

为了拉长工连放水都说出来了,原则呢。肖时钦无语了一下。

“您不必担心,基本项目都过了,不然也不会出现在名册上了。本来他们是可以直接飞升了的,不过他们两个人绑定了,一起参加了全部考核,所以理应再加一门。”肖时钦没料到玉帝反应这么大,加快了手中翻书的速度,终于找到了他的目标。

“您看,就剩此劫了。”肖时钦指着书说。

【壹】

今天是个大日子。微草蓝雨两家的两位门主于今日通过了所有来自仙界的试炼,将于翌日飞升。【注】这可是件大事,要知道修仙界已有多年无人得道,这下好了,一次两个,可不得好好庆祝吗。一时间满城都是宴席满街都是灯彩,让小门派好好体会了一把豪门风采,一边内心酸涩一边给药庙的大佬们敬酒。

“小兔崽子,干的不错嘛,老夫甚是欣慰啊,”魏琛端着个酒杯人模狗样地举了一下,“来,替文州干一杯。”

“哎魏老大你算了吧,也不知道是谁去了兴欣,这么多年都不回蓝雨看我们一眼,也不知道还念不念师徒情分了。”黄少天酒喝多了感性起来,说到最后泪都要下来了,连忙仰头喝酒掩饰。

魏琛最疼的就是这个徒弟了,哪里看得黄少天哭,然而昔日的小孩儿已经长大了,不好明目张胆地安慰,连忙岔开话题:“欸文州和王杰希呢?怎么没见他俩?叫出来喝两杯。”

哪知黄少天一听这话,立马把头低下来,很是明显地抽噎了两下。

卧槽?我干啥了我?魏琛目瞪口呆,看着黄少天豆大的泪珠滚下来,满脑子的草泥马奔腾而过。

果然还是文州懂事儿啊,魏琛长叹。看看黄少天,这小兔崽子,一个七尺男儿哭得梨花带雨,让人不得不感叹酒精的力量。

“魏老大,你怎么还念叨他俩呢?我还是不是你儿子了?”瞧瞧,都扑上来哭了。

嗯???等等???发生了什么???

魏琛的内心是崩溃的。

而此时,喻·懂事儿·文州正猫在角落看人算卦。

“好了,”王杰希收起笔拍拍灰起身,头也不回地往人群里走,“你我还差两劫未渡。一劫可算,另一劫却是天机。”

“两劫?可九九八十一劫,我们已渡八十劫了啊?”

“这也正是我所不解之处。”

“这天下居然还有你王半仙算不出的卦,想必是大仙针对我二人所为。”

“所以我才说是天机。话说,你到底要在那蹲多久?”

“……一会,一会就好。”

“喻门主怕不是蹲久腿麻站不起来了吧?”

“要你管。”

“哦,那我走了,再会。”

“别!拉我一把啊王杰希!”

——————待续——————
【注】:老王和文州最后一劫要求秘密完成,所以干脆提前办了庆功宴装作完事的样子免得别人打扰。

老王:你修仙修到狗肚子里去了?还能蹲麻?
鱼粥:我tm又不是武仙,而且我哪知道你算这一卦这么久。
老王:好好好都是我的锅,来亲亲抱抱举高高。

黄喻

【黄喻】ooc预警
无脑又短小
————————————
        “队长。”黄少天叫住喻文州,声音是前所未有的低沉严肃。

        喻文州半个身子已经出了训练室门,正内心雀跃着计划中午如何哄骗郑轩替他买份白切鸡,听到黄少天如此唤他自是心下一悸,脚下一空身子一顿。

        出事了?这是喻文州的第一反应。黄少天是他的谁啊,好兄弟以及八字只有他自己一撇的准恋人,他必须得帮。

        于是来不及收起脸上的三分慌张七分急切就匆忙转身,撞进温暖到炽热的怀抱里。战术大师今天本来就不算冷静的思维彻底崩盘了,更要命的是怀抱的主人还不自知,把头靠在他肩上。他现在满脑子昨天徐景熙讲的冷笑话也不知是不是企图冷却两人燥热的身心,什么电钻说自己大概不能成为一支好笔,浪费纸张是可耻的之类。

        “文州,”黄少天开了口,“我终于想起来我应该对你说什么了。”

        喻文州这才反应过来。今天参加了个娱乐类活动,所有副队被粉丝问最想对队长说的一句诗。

        张新杰反应最快,或者说可能根本没过脑子脱口而出:“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张新杰轻松,可其他人就难住了,比如蓝雨的黄副队。黄少天是什么人,年纪轻轻就跑去打游戏了,就算闲暇时也会看看书,肚子里还是没二两墨的。这突然让他想句诗,他可不就被难住了吗。当下尴尬地笑笑,一句“哎呀我一下子想不起来美女你问点别的好不好”就算揭过去了,倒是没想到他现在还在思考。

        喻文州越来越觉得暗恋对象认真又可爱了。这么一通胡思乱想作了冷却剂,脑子顺势也清明下来,明白黄少天这架势大概是要告白。于是也放松下来,笑着问:“想出什么了?”

        而黄少天却没如想象中急切吐露衷肠,反倒是沉默了好一会。喻文州见他这幅犹豫模样深感好笑,决心逗一逗他,两人默契——或者说是心照不宣地静静抱着。

        良久,黄少天叹息一声算是投降。论耐心,这两个人都是不缺的,只不过这样耗下去根本没意义罢了。

        喻文州能猜到黄少天在想什么,反过来黄少天也能料到喻文州的心思。聪明如喻文州当然分得清这不是个朋友间的拥抱,而没有推开自己就能说明一切了。

        想到这里,黄少天抖擞一下精神,飞快地啄了一口喻文州的耳垂,拉起喻文州就往食堂跑,“快点快点快点!哎队长你怎么跑这么慢呢身体不行啊明天早上起来跟我跑步去!哎快点再迟就没白切鸡吃啦——”

         一向胸有成竹的术士被出手诡异的剑客砍了个僵直还被拉着跑,心脏再强大还是懵了一下,脸都来不及红就迫不得已跑起来,有问题也只能边喘边问:“喂……你还没、还没告诉我,哈,你要说什么呢……”

        牵着他手奔跑的男人回头少年一样冲他笑,“下次吧,我们时间多的是。”

        他一辈子都是少年,喻文州愣愣地想。

        “我们的”时间。

        正是少年佳意气,渐当故里春时节。

不好意思,蟑螂的那个因为有小伙伴私信说有点不舒服,而且评论也有小伙伴说不应该发这种和王喻没啥关系的,于是删了。
对不起,带来麻烦了,很抱歉。希望被我影响到的王喻同好能当做没看见过。
非常抱歉。

其实那个王喻梗是来自于这只猫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