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V

全职全员粉,真爱王爸爸。
接受all张(新杰),all喻(除张喻),all周(除喻周张周)不吃王受韩受叶受(除韩叶王叶),此外杂食。
主王喻韩张,副黄喻魏喻。
欢迎勾搭。

尽我所能

ooc预警
短小而不精悍
王喻only
双向暗恋
————————————————
晚上四个半心脏又一次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集体窝在会议室讨论战术。十点半张新杰要睡觉就先走了,快12点的时候肖时钦熬不住也走了。叶修本来熬夜也是一把好手,奈何没烟续命,老烟枪受不住了。反正事情大致都解决了,于是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留下王杰希和喻文州在沙发上。

“所以,你还是不愿意用魔术师打法吗。”喻文州的耐心都快被磨光了,指节“笃笃”地扣着玻璃诉说主人的烦躁,“你如果重启魔术师打法的话,我们获胜的筹码会更多些。”

王杰希皱着眉,严肃地反驳:“不是我不想,是不能。”

“为什么?我们的实力不能被你信任吗?”喻文州劝了一晚上也没把王杰希这块硬骨头啃下来,气到叫了王杰希的全名,“王杰希,这里是国家队,不是微草。”

“你们的实力是无可置疑的,但时间太短,恕我无法这么快用两种方式融入队伍。”王杰希声音低沉,显然也失去耐心,不想再纠缠下去了。

喻文州把信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王杰希既然咬定了不解封也不好强迫他。他叹口气表示认输,“抱歉……是我考虑不周。”

也许下一届世邀赛就有希望了。喻文州安慰自己,但失望总归是不可避免的。

两人坐在沙发上相顾无言。半晌王杰希起身拿了条毯子 又坐回沙发,“太晚了,我就不回去睡了。你一个人没关系吧。”

其实这就是句客套话。大晚上的,要真遇到什么了不管男女其实都挺危险,况且王杰希相信喻文州也懒得回去。

“有关系,我也懒得回去了。微草的皇上能把江山让我一半吗?”喻文州整理了一下心情,竟然还开起了玩笑。

王杰希本来还怕自己话说得太绝喻文州会生气,现在看他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便也放了心,瞥了眼挨着自己坐在沙发角落的喻文州,回了一句,“无妨。朕的就是爱妃的,何必客气。”

喻文州“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勾过王杰希的手臂,清楚地感觉到王杰希一阵僵硬。

王杰希,我这么多年的腐可不是白卖的。喻文州一边在心里嘚瑟,一边把头靠在王杰希肩上,“陛下,奴家冷。”

王杰希勉强从一系列巨变里缓回来,身体好歹不那么僵了,内心因为被将了一军咬牙切齿,表面却还是不动声色的样子。他把语调放温柔,扯过毯子给喻文州盖上,还小心地掖好,“既然爱妃冷,朕便与你并盖御毯,共享暖意。”

虽然画面看起来诗情画意,互动看起来柔情蜜意,但其实两个人都深深地感到不自在。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个走向不对啊?怎么回事?喻文州微笑的嘴角抽了抽,还是没放弃恶心对方的战术,顺势倒到王杰希怀里。这可谓是终极大招了,效果显著,王杰希整个人都绷紧了,几欲开口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和我斗?你还嫩点。喻文州在心里冷笑,宣告自己的胜利。

王杰希似乎发了会呆。喻文州等了半天等不到王杰希的反击,躺在温暖又有安全感的怀抱里睡意总是来得汹涌,很快就已经摸到周公的棋盘了。

王杰希拿指尖蹭了蹭喻文州的眼睫毛,确认他睡着了便伸手关了灯,低沉磁性的声音在丧失视觉的黑暗里更加清晰,“你为什么这么在意我用不用魔术师打法?”

喻文州脑子一片混沌,踢掉脚上的鞋子把腿收到沙发上,迷迷糊糊地在王杰希怀里蹭了两下继续睡,没回答。


喻文州其实是有点认床的,但昨晚意外睡的不错。他翻了个身睁开眼才意识到自己昨晚居然在王杰希怀里睡了过去,尴尬地撑手坐起来,把毯子给王杰希盖好准备走人。

欸我鞋呢,昨晚踢哪去了。喻文州低头找鞋,却被人扯住了衣摆。他端好笑容回头,“有什么事吗?”

“有。”王杰希开口,声音沙哑非常,一直闭着的眼睛也睁开,喻文州很快留意到眼白上的几缕血丝。

“你昨晚没睡好?”喻文州联想到自己一夜安眠,觉得有些对不起王杰希。

“没睡,没事。”王杰希站起身晃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些,“我有事要问你。”

喻文州抬头对上王杰希的视线,“你说。”

“首先,现在你是喻文州而不是国家队队长。”王杰希顿了顿,“不,不止。你现在除了是喻文州本人,其他的身份都忘掉。”

喻文州愣了一下,有点跟不上魔术师的思维,却也点了点头。

王杰希清清嗓子,“现在,只作为喻文州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在意我用不用魔术师打法?”

“因为……”喻文州咽了咽口水,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出一个合适的回答。

“是不是觉得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王杰希向前踏出一步,居高临下让他的气势更足。

喻文州从思考里撤回自己的注意力,在心里苦笑着回应。

不是没有答案,而是答案不能被说出口。

“好,那我来替你回答。”王杰希自顾自继续说下去,“我们第二赛季认识,却没有具体了解对方,玩笑一样约定一起出道。

你从第三赛季才开始关注那个场上根本没有新人墙的魔术师,就像关注三连冠的‘叶秋’一样,是出于对强大敌人的关注。

第四赛季更甚。因为那时全蓝雨压力最大的就是你,人们在评价蓝雨的‘手残队长’时,总不忘提起另一个刚出道就担任队长的人——我。你也这么想:魔术师能做到的,我为什么做不到呢?你想像我一样成为合格的队长,当然你做到了,也许做得比我好。

你表面看起来不在意,实际上看着一天天好转的舆论也是高兴的。你不必再以我为目标了,你想带领成熟起来的蓝雨同魔术师战一场,亲身体会魔术师的风采。

可你发现,你没机会了。魔术师为了队伍收敛了锋芒,他作为单兵确实不如以前,但他让微草更强大了。

但你只是想和魔术师打一场。执念随岁月越来越深,直到有一天你发现自己隐藏在执念下的。”

喻文州整个人都懵了,有种被人扒光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的感觉。他艰难地开口:“所以,你的回答是?”

王杰希俯身吻了上去。

如果会议室没有天花板,我大概已经炸成一朵烟花了。

半晌王杰希才放过他,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改卷老师觉得,我的答案能给几分?”

喻文州喘了一会才回过神来,冲王杰希笑,“答案详细具体,所有得分点都答到了,老师有种被扒光的感觉啊。本来是应该满分的。”

王杰希重复了一下关键词,有点不满地挑眉,“本来?”

“可惜了,这位同学遣词造句太自恋,只好扣到59了,没及格记得留下来补习啊。”喻文州笑容不变。

“补一辈子可以吗?”

“当然。”


“所以,你一晚上只想了我喜不喜欢你以及怎么跟我告白?”喻文州突然想起那个早晨,放下手机问王杰希。

“什么意思,一般人用一晚上都未必想的通好吗。”王杰希紧了紧怀抱,免得喻文州人鱼一样滑下去。

“我老公不是一般人,他可是魔术师啊。”喻文州这话说的坦然,脸不红心不跳地撩人。

“好吧,确实不止。”王杰希投降。

“嗯?你除了想我以外居然还想了别的?”喻文州听了实话反而不高兴了。

王杰希深谙自家媳妇的脾气,喻文州绝不会生这么无聊的气,坦然地笑,“还想了一下是否应该解封魔术师。”

喻文州蹭了蹭王杰希结实的肌肉,“结果呢?”

“如你所见,”王杰希打了个哈欠,“魔术师已经快浪上天了。”

“你当时不是说不解封吗?”喻文州明知故问。

“就像和你告白一样。如果结果值得我冒这个险的话,我会尽我所能。”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