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V

全职全员粉,真爱王爸爸。
接受all张(新杰),all喻(除张喻),all周(除喻周张周)不吃王受韩受叶受(除韩叶王叶),此外杂食。
主王喻韩张,副黄喻魏喻。
欢迎勾搭。

论如何抱着不谈恋爱的目的去相亲网上找到对象(上)

大纲流,描写简略,现代paro,小卢是老王外甥
王是披着直男皮的双性恋,喻是纯gay
含微量未遂喻王,放心攻受不逆
一个上错网站嫁对郎(???)的故事
ooc预警
————————————
王杰希发现卢瀚文最近数学成绩下滑了。姐姐和姐夫正好忙得要死,老两口又对这个不太懂,这破事只有王杰希管。本来送个补习班就完了,但家里没人接送。老王思索了一下自己和姐姐的数学都好的很,家族遗传所以小卢思维底子应该也差不到哪去,自信满满地撸袖子上了。

当然结局是惨烈的。早已远离学校的老王完全忘记了世界上解题思维这么诡异的除了他和他姐没几个了,只好对着卢瀚文死都记不住的斜切角发愁。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听方士谦兴致勃勃的安利了他一中午的交换网站,看他兴奋的炫耀自己自用教别人做甜点换了一套手办后完成了第二次交换,老王稍微有点动心。
王杰希想了一下自己一个奔三早已步入社会的成年人不至于信了网骗,于是晚上回家他就开始查这个。不过这网站给他的第一印象就不是很好,浏览了好几页全是征婚启事似的玩意。他耐着性子查下去,终于找到个还算满意的。

「授课换陪驾,授课范围初高中学科。有意者请拨打xxxxxxxxxxx详谈。」

简短的介绍后面是一些网站经政府规范后必填的个人信息。王杰希比较偏爱这种简约型的,确认了一下对方的个人信息之后就打电话了。

于是躺在床上对着驾照发呆的五好青年喻文州接了电话,当他听清对方的来意后还有点将信将疑。三个月前跟发小黄少天吐槽了一下自己就是个有本的马路杀手,换来对方一阵嘲笑与自告奋勇的陪驾。然而喻文州无情的拒绝了,“你半年后就要去法国出差了,先做好收尾工作再说吧。”

大狮子因为积压如山的工作颓废了一下又恢复精神,“欸文州你可以试试那个最近超火的交换网站,我前两天刚刚用手办换了做布丁的教学,对面人不错可以交个朋友,反正文州你一个奔三的社会人士基本防骗意识还是有的对吧,试试又不会掉块肉。”

喻文州微笑,“还有时间学做甜点?不够忙是吗。”

大狮子彻底没话了。

吐槽归吐槽,回家后喻文州还是试了一下,反正又不会掉块肉是吧。一晃三个月了一个联系的都没有,他便也把这事抛之脑后,反正不会开车也不会怎么样嘛。

谁想这么久了,居然还真有人打电话来了。听起来还挺正经,仔细和他商议细节,不像耍他的样子。于是他也正经起来,仔细磋商后约了个人多的地方免得被拖走。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周末见面的时候两人都被对方惊艳了一下,但多余的反应没有也不该有了,两人依照约定去王家给卢瀚文补习。补习完了小卢觉得不错,老王就打算定长期了,中午还留喻文州在家吃了顿饭秀了把厨艺,下午给喻文州陪驾。

然后老王被喻文州的车技吓到了。看起来斯斯文文挺冷静的人,一开起车来连手都在抖,简直不知道驾照是怎么到手的。开到后来王杰希就一直扶着方向盘没胆放了。大概三个小时开下去两个人都不知道在哪了,喻文州尴尬的提议休息一下,王杰希连忙同意,生怕喻文州再开下去,两个人晚上就得住在山上了。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回来,王杰希非常自然地钻进了主驾驶,喻文州非常习惯地钻进了副驾驶。接下来的旅途就非常平稳了,天开始黑了王杰希就没开太快,通过导航把喻文州送回了家。中间喻文州其实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想让王杰希开回王家然后自己开回去,但王杰希怕喻文州开车出事,还是坚持把他送回去。于是开车的一小时中两人就在电台的温柔情歌专栏播放下从卢瀚文的数学聊到康德,最后在小区楼下告别。喻文州上楼之后还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对方是在等自己到家里后才离开。

这种男人就是真的很苏了,喻文州回家后捂了一下自己一介老gay的心,不得不承认对面挺合他胃口。第二天和黄少天聊起来,黄少天得意的邀功,夸自己的推荐就是靠谱。喻文州安静地扒了口饭,“是挺靠谱的,我感觉我恋爱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愣了两秒急起来,“我靠不是吧你还带一见钟情的啊?”

喻文州点头。

黄少天差点被他气的背过气去,“你知道人家住址吗?他哪儿人?户口家庭成员?在哪工作?收入?有房吗?有车吗?是不是单身?性格?兴趣爱好?能接受男人吗?”

“帝都自由城x幢;北京人;家里父母姐姐姐夫外甥还有他自己;自己开着公司;住这种地方还开公司周末能出来浪而不是被公务缠身肯定没欠债最近不忙还有个好副手,反正收入不会低就是;有房有车;周末能上午看着外甥下午陪我开车的肯定没对象;性格就目前看挺好的;兴趣爱好和我合得来,”喻文州本来分析的挺好,到这里突然卡住了,“最后一个,不知道。”

黄少天深谙好友的聪明,对喻文州分析出来的既不惊讶也不吐槽,只是叹了口气拍拍喻文州的肩,“他和你在gay圈子里认识的人不一样,可千万别喜欢上一个直男。”

喻文州不说话。这他当然想过了,但喜欢谁是他能控制的吗?他沉默着看黄少天离开,终于想起黄少天拍他肩的手没洗。

mmp。

纠结归纠结,日子还得过。转眼一个星期过去,又到见面的时候。这次王杰希学乖了,提前规划了路线中途休息点返程时间等。然后王喻两个人对着各自的规划尴笑,思维太同频也不见得就是好事。最后喻文州摊手说听本地人的话吧,果断的把自己做了半个小时的计划扔了。不料王杰希却把他拦了下来,捞出地图比对喻文州的计划。大概五分钟后他用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个圈,然后抬头问喻文州,“你觉得如果这里有个停车场会怎么样?”

喻文州被他问懵了,反问回去:“公司计划就这么同我讨论不太好吧?”

王杰希笑笑,没什么介意和避讳的样子,“放轻松,你不是圈内人,我也不会透露公司机密处,就当做市场调研。”

王杰希这么说,喻文州便也不推辞了,真的同他讨论起来,偶尔有些意见不同的也试着较真,驳不过专业人士是当然的,但也给了不少建议。王杰希其人实在是很有意思,从他用家长里短解释偶尔不得不冒出的专业术语就能看出来了。两人争得起劲,最后被卢瀚文的敲门声打断,“舅舅,喻哥哥,你们下午还出去吗。”

王杰希停下写的正欢的笔。哎呦卧槽,聊太欢了把别人的事忘了咋整。低头一看表,都四点多了,还练啥啊把人送回家算了。

当然王杰希是不会那么说的。他放下笔看喻文州,“不好意思,好久没有这么尽兴了就一下没刹住。对不起。你下午还想练车吗?”

喻文州其实没忘记自己的来意,只不过王杰希认真工作的样子太帅所以故意一直谈了下去。这下好,被卢瀚文一搅和,只好装模作样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没事不用在意。不早了,今天就算了。我自己开车回去吧。”说着捞起车钥匙就要走。

王杰希哪还敢放他一个人开车,连忙拦下来,“我送你回去吧,顺便请你吃顿饭,就当赔罪可以吗?”

送他回家是意料之中,吃饭却是意外之喜。喻文州心里的小鹿已经快一头撞死在树上了,面上的微笑依旧波澜不惊,“不好太麻烦王先生,我还是自己回去吧。”

看什么看,没见过套路啊。

王杰希当然没想这么多,只是冲喻文州笑,捉住他手腕往外走,没再给他推辞的机会。开什么玩笑,放喻文州一个人开回家,下个星期还能见到他吗,人命关天啊。

但是这么强硬好像有点失礼,王杰希想了想选择岔开话题套个近乎:“不用叫我王先生,直接叫名字吧。既然我们定了长期,以后见面的机会会很多,早一点熟络起来更方便。”

喻文州觉得自己心脏大概真的要停止跳动了。只不过聊了几个小时就又是约饭又是呼名的,那聊三天三夜都OK啊。

喻文州第二天同黄少天聊起昨天的心路历程,到这里就戛然而止。黄少天本来八卦听得正爽,喻文州突然停下不是吊人胃口吗。他用勺柄戳戳喻文州,“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怎么突然停了?你们干什么了啊?”

喻文州呵呵地笑,“然后我们去小巷子里吃了烧烤,路边摊那种。”

黄少天米饭都喷到了鼻腔里去,皱着脸痛苦摆手示意喻文州继续。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才发表感想:“大学毕业之后就没人找我撸串了,其实穿T恤衫喝啤酒吃烤串的感觉还挺不错的。”

“单身贵族不和你们这些恋爱脑一般见识。”黄少天猛灌可乐好不容易缓回来,“现在他就是给你个易拉罐拉环你都能当20克拉的大钻戒。”

其实这饭吃的地点的这么尴尬,主要还是因为卢瀚文。

评论(6)

热度(59)